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当前位置: 小说频道 » 人妻熟女 » 露水情缘完


         1  流产
    许蕾是正经医科大护理专业的毕业生,长相甜美可人,当初在校时的成绩更
    是十分优异,深得导师喜爱。一毕业,各大医院都有意想要她,可是,她却毅然
    拒绝,和自己相恋五年的男友魏安民结婚。
    婚后放弃了条件优厚的工作,决心做一名合格的家庭主妇。她勾绘了许多美
    好的画面,有许多对未来的憧憬,可是,她却沒想到,这所有的一切有一天会支
    离破碎,原因只是因为她不能怀孕。
    许蕾和魏安民在一起恋爱了五年,在即将迈进第六年时,两人决定结婚,步
    入婚姻生活。婚后,两人都觉得过个一两年再要孩子也不迟,加上魏安民正处于
    事业上升期。婚后的这几年小俩口生活的很幸福,很安逸。
    魏安民的工作也稳定了,许蕾觉得现在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经过两人的共同努力,许蕾很快就发现自己怀孕了。由于自己的父母去世,
    如今这一怀孕,婆婆胡春凤就从乡下赶来照顾儿媳妇和未来的小孙子了。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可事与愿违,在许蕾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她流产了。
    那天,婆婆胡春凤不在家,去市场买老母鸡给她炖汤补身。
    天气炎热,孕妇又容易体热,出了许多汗,许蕾想要洗个澡。小心翼翼的扶
    着墙坐进浴缸里,温热的水流揉抚着肌肤,缓解着肌肤酸疼的症状。简单洗了洗,
    许蕾站起身,给自己擦干净,正要迈出浴缸,谁知脚下一滑,跌倒了,肚子正好
    狠狠的撞击在瓷砖地上。
    「啊…」她痛苦地抱着肚子哀叫。
    「不,不,救救我,救救我」她感觉到鲜血从自己的腿间滑落,不,她的孩
    子,不要,不要离开我。
    正在这时,房门开了,是婆婆胡春凤回来了。
    胡春凤听到浴室有水声,就推门进去,这一看简直吓的魂儿都要沒了。只见
    许蕾趴在血泊里下身流着血。
    「天,小蕾啊,你,怎麽回事」
    拉着她的手,语气微弱「妈,给,给医院打电话,唔…」一阵剧痛袭来令她
    昏了过去。
    当许蕾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了。
    「安民」
    摸着她苍白的小脸「蕾蕾,我在这,感觉怎麽样」
    「肚子有些疼」习惯性的摸了摸肚子,可是,一片平坦,怎麽会孩子,孩
    子呢
    擡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试探着问「安民,孩子」不,不会的。
    将她揽在怀里安慰「蕾蕾,我们还,年轻,孩子,还会再有的」他也很伤心,
    这是他第一次做父亲,他满怀期待的盼着孩子出生,谁知却……
    「不,不可能,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还在,还在」
    「蕾蕾,冷静点,你刚刚做完手术,冷静点」
    看着许蕾鬧得实在太凶,魏安民只好要医生给她打了一针镇静剂,守在她身
    边,看着她入睡。
    抚摸着她汗湿的乱髮「孩子会有的,还会有的」他一遍遍的说着,不知是安
    慰她,还是安慰自己。
    刚刚手术做完,医生说她的子宫受到撞击,以后受孕的机会会大大降低。

                                   2  折磨
    魏安民听了这话简直不敢相信「医生,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病人很有可能会不孕」说完,医生就离开了。
    在一旁听了这话的胡春凤痛哭不已「我可怜的未出世的小孙孙啊,我的小孙
    孙啊」
    魏安民被自己母亲哭的有些心烦「妈,您別哭了」
    「为什麽不哭,我心疼我那小孙孙,安民,我告诉你,现在小蕾把咱们魏家
    的小孙子弄得流产了,以后也不能生了,趁早分开算了」
    魏安民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怎麽能这麽说,现在蕾蕾刚刚流
    产,我怎麽能离开她,再说,医生只是说怀孕有些困难,沒说一定不能生」
    胡春凤对自己这个死心眼的儿子真是气死了「安民,你要气死妈是不是」说
    着,又抹着眼泪
    「死鬼老魏啊,你死了享清福去了,留下我一个孤零零的,如今儿子也不听
    我的话,儿媳妇又不能生,死鬼啊,带我走吧,我的命好苦啊」
    坐在长椅上哭诉的胡春凤引来了来往病人的驻足。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围拢过来,四周也响起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魏安民只好先
    稳住自己的母亲
    「妈,您別哭了,这件事,再看吧」
    许蕾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就出院了,在家里将养着身子。
    在胡春凤看来,不能生那还算是女人,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吗既然
    不能生,好,离婚,必须离婚,不能让她耽误了自己的儿子。
    为了让自己儿子和儿媳离婚,胡春凤可谓是想盡了法子。从乡下来就住在小
    两口家里,准备长期作战。
    许蕾在小产后的半个月就起来做家务了,要说为什麽,因为家里沒人打扫!
    丈夫魏安民最近很忙,回来的很晚,在外面工作已经这麽忙了,哪能让人家
    晚上还打扫呢。
    至于婆婆胡春凤,人家说了「我来儿子这儿是享福的,不是伺候人的」现在
    迷上了跳舞,每天早出晚归,天天去外面的广场跳广场舞。
    看着本是温馨的二人世界的小窝如今乱糟糟的样子,许蕾只好拖着小产后还
    有些虚弱的身子,做家务,买菜做饭。
    即使这样,许蕾也并无抱怨,因为她爱魏安民,为了他,她愿意付出一切。
    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即使她付出一切,那人也未必会要。
    婆婆胡春凤近日更是变本加厉,不是说许蕾做的菜太咸就是嫌沒有滋味,总
    之,无论许蕾怎麽侍候,她都不满意。
    接过她倒的茶,喝了一口,就将茶杯扫到了地上「呸,这是什麽,你想烫死
    我吗」让她给自己倒杯茶,竟然这麽烫。
    许蕾什麽也沒说,跪在地上用手捡起碎玻璃「唔…」碎玻璃刮破了手指,流
    出了血,就像自己的心。
    这天,婆婆胡春凤带着跳舞认识的老姐妹们来家做客,许蕾精心准备了许多
    菜,结果晚间却让婆婆赶到了屋子里去吃,美其名曰自己要和老姐妹单独聊聊。
    许蕾盛了点菜,有些落寞的进了屋子,吃了几口就听到餐厅此起彼伏的说话
    声。
    「哎呀,你说说,这女人不能生孩子啊,那和不能下蛋的老母鸡有什麽区別」
    婆婆胡春凤大声地说,惟恐屋子里的儿媳听不到。
    「可不嘛,这女人呢,就是得生孩子」另一个大妈附和道。
    「是啊,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还叫什麽女人啊」
    ……
    几个老人叽叽喳喳的说着不停,全然不顾刚刚小产身子虚弱的许蕾。
    她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刀子一样,狠狠的插进她的心脏。

                                   3  离婚
    晚上,魏安民回来,许蕾并沒有告诉他晚上发生的一切,而是选择一个人默
    默承担。
    那之后,婆婆胡春凤总是明里暗里的指着许蕾说不能生,算什麽女人之类的。
    许蕾听了也只是笑笑,魏母还骂她沒心沒肺。可是她哪里知道,因为这事儿,在
    背地里许蕾哭得有多伤心。
    失去孩子,她这个做母亲的疼,是千倍万倍的。每每看着提前买好的小衣服
    小鞋子,都会流泪。
    可即使这样,许蕾对自己未来的生活仍然充满希望,与憧憬。
    可是,事情的转机却发生在婆婆胡春凤住了半年之后。那一阵魏安民几乎每
    天都有应酬,每天都喝到很晚烂醉如泥的回来。
    「哎,安民」拖着醉酒的丈夫进屋,浸湿了手巾为他擦脸。
    「唔,喝,再喝一杯」咕哝着就睡了过去。
    许蕾做了一天的家务,忙里忙外,晚上还要照顾醉酒的丈夫。将他的衣服脱
    掉,却勐然看见他的衣领处有一个鲜红的唇印。她能感觉到,她的手在颤抖。
    闻着丈夫身上浓郁的女人香水,这几日她都有闻到,加上那衣领上让人不可
    忽视的唇印,这一切都证明着她的丈夫在外面鬼混。
    许蕾伤心的哭了,哭了整晚,不知道何时睡着的。早上起得有些晚了,看了
    看身边空荡的床位,魏安民已经离开了。
    由于误了早饭的时间,许蕾遭到了婆婆胡春凤的呵斥。
    「小蕾啊,你这一天天就在家做做家务,做做饭,现在早饭还晚了,怎麽,
    不愿意做了」
    「婆婆对不起,我这就去做」说着,卷着袖子就要进厨房。
    「算了,我出去吃,你随便吧」说完,就离开了。
    许蕾瘫坐在椅子上,将脸埋在手心,泪流满面。她沒有选择,她只能把这一
    切往肚子里咽,
    因为,她知道,如果说出来,她努力维持的婚姻,就会灰飞烟灭。
    许蕾沒想到,她努力维持的婚姻,这麽脆弱,一碰就碎……
    这天,许蕾很高兴,特地炒了许多菜,都是魏安民爱吃的。将蜡烛和鲜花摆
    在餐桌上,看了看时间,想着他也该回来了,于是,进了卧室换了前几天特意新
    买的连衣裙。
    翘首以盼的守在餐桌上等他,看着餐桌上的菜由热变冷,她的心也像掉在冰
    窖中,很冷…很冷…
    终于,在锺表打了十下时,他回来了。
    上前,将他的外套挂在衣架上「你回来了」整理表情,努力保持着笑脸。
    「嗯」
    「吃饭了吗」
    「吃过了」
    「你……」吃过了安民,你沒发现吗,你变了,以前的你即使不回来吃饭
    也一定会打电话回来,嘱咐我按时吃饭,可是现在呢……
    「蕾蕾,我们谈谈」拉着她坐在餐桌两旁。
    许蕾心下一惊,直觉有什麽大事要发生。
    魏安民有些局促,想了想,开口说「蕾蕾,我们,离婚吧」说完,甚至不敢
    看她。
    不知为何,听了他这话,许蕾竟沒有感觉到诧异,就像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
    事。
    「你知道吗,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和相恋十年的纪念日,你忘了吧」有些
    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而你,却在这一天和我说离婚」
    「蕾蕾,我累了」
    许蕾苦笑,你有什麽累的,是因为应付两个女人累了吧。
    「我们不适合,还是,分开吧」
    呵,不适合我们用了十年的时间只是证明我们在一起不适合,真是,讽刺。
    「小诺她,怀孕了,我不能,不负责」
    小诺就是外面的那个女人吧,怀孕高兴了吧,你和你妈妈都高兴了吧。
    负责你不去对你的髮妻负责,却要对一个外面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负责,魏安
    民,我真是看错你了。
    魏安民看着不发一语的许蕾,继续说「房子,存款我都不要,都给你,我…」
    「我知道了,我同意离婚」打断他的话,还有什麽可说的呢,继续纠缠不,
    她也是有尊严的,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真的,不值得。
    那一晚,两人分房睡,第二天一早,两人去了民政局。
    离婚之后,许蕾才知道魏安民外面的女人是他现在公司老总的女儿…不过,
    她知道这件事,也已经是后来的事了。
    而我们的故事,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