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当前位置: 小说频道 » 家庭乱伦 » 好淫荡的姐姐


    我的手只好在她两腿之间的芳草地上抚摸。姐姐的屄毛闪乌黑的亮光,柔软地覆盖在小腹和两腿之间,像一个倒三角形。我抚摸着草地,手指顺着草地插进了两腿中间,摸到了一个突起的豆豆。我说:「这个豆豆是什么」
    姐姐不肯说,我的手指就在豆豆上揉捻,豆豆越来越大,越来越坚硬。
    姐姐的双腿也慢慢地分开了,一条粉红色的肉缝出现在我的面前,肉缝裏流着白色的粘液,有点像牛奶。
    我的手指借着粘液的润滑,毫不费力地就插了进去。温暖湿润的肉洞紧紧裹住了我的手指。我说:「姐姐,这就是小屄」
    姐姐点点头。
    「小屄上面的豆豆是什么东西」
    「是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
    我和姐姐的对话,使本来已经硬如铁棍的鸡巴更加坚硬,像要爆炸。我说:「姐姐,尝尝肏屄的滋味行吗」
    姐姐叹了口气说:「好吧,就这一次。」
    我举起鸡巴朝姐姐的肉缝插去,鸡巴却遭到了坚决的抵抗。
    「哎呀,你顶死我了,你这是往哪裏插啊」姐姐说,「真拿你沒有办法,连性交都要姐姐来教。」
    「不是性交,是肏屄。」我纠正说。姐姐不理睬的我的纠正,手扶着我的鸡巴,插进了我昼思夜想的小屄裏。
    小屄裏的嫩肉紧紧夹住了鸡巴,一股暖烘烘的热力向我袭来,令人通身舒泰。哦,我终于肏到了小屄。
    肏屄不就是把鸡巴插进一个热乎乎的肉洞裏嘛,并不像人们传说得那样奇妙。
    「你愣着幹啥动一动啊」姐姐催促说。
    「怎么动啊」我说。
    「你真是个傻得不透气的傻瓜。把你那个东西在我裏面来回抽动啊!」姐姐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我按照姐姐的提示,鸡巴在小屄抽动起来。
    哦,肏屄原来是要作活塞运动啊!我在姐姐的屄裏不停地抽插,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不断从鸡巴传到身上。
    姐姐的小屄裏好像有一张嘴,一会吮吸我的鸡巴,一会儿咬住我的龟头,小屄裏的肉壁上有好多皱褶,刮得我的龟头麻酥酥的,爽快无比。
    姐姐夹着鸡巴的小屄越来越有力,双腿也像蛇一样缠绕在我的腰上。姐姐的小屄开始抽搐,痉挛,裏面的淫水也越来越多。鸡巴每次抽插,带出来的淫水都拖着亮晶晶的水丝。
    忽然,姐姐的小屄柔软的肌肉变得坚硬起来,紧紧夹住了鸡巴,小屄入口的肌肉好像一个橡皮圈紧紧箍住了我的鸡巴,使我的鸡巴不能再抽插,淫水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奔涌出来。
    姐姐的双腿紧紧缠着我的腰,双手死死搂着我的脖子,我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好半天,姐姐才放开我说:「我好了一次。」
    「好了是什么意思」我问。
    好片共享:18岁女学生做爱怕丑自拍 | 趁大奶妹睡得正熟, 慢慢地「炮制」她! | 喝下特制橙汁的女生们 | 影片由飞机AV(dfjav.com)提供
    「就是高潮了呀!广东人叫丢了。北方人叫泻了或者好了。」姐姐说。
    我还沒有射精。姐姐说过「就这一次」,我生怕姐姐不让我继续肏,就试探地问:「姐姐,还接着肏吗」
    「接着肏。」姐姐说,「女人的第一次高潮还不是最爽的,要第一次之后的高潮才会越来越爽。」
    我重整顿旗鼓翻身上马,勐烈地抽插起来。
    随着我的抽插,姐姐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哦哦……呀呀……哦哦……」最后竟发出野兽般低沈的呜咽。
    她的小屄很快又在抽搐,痉挛。她又要高潮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她的腿再次死死缠住我,不让我继续抽动,她用嘴唇紧紧咬住我的舌头。我的鸡巴被她的小屄夹得生疼,舌头也被咬得麻木。终于,她的淫水再次一泻如注。
    她缓过劲儿发现我还沒有射精,鸡巴红胀,龟头被她的小屄夹成了青紫色,惊讶地说:「你这么棒,还沒有射精啊!」
    「是啊。」我说,「灾情严重啊!」
    「姐姐浑身都要被你肏散了架,不能再肏了。」
    姐姐说,「我用嘴帮你吸出来。」姐姐抓起沾满淫液的鸡巴含到了嘴裏。
    我看着鸡巴在姐姐鲜红的嘴裏进进出出,心裏特別激动。
    姐姐真是爱我,居然肯用嘴来吃我的鸡巴。
    姐姐的舌头非常灵巧,一会儿舔我的龟头,马眼,冠状沟,一会儿把鸡巴深深含进嘴裏,鸡巴一直插到了她的喉咙裏。
    肏姐姐喉咙和嘴巴的快感和肏屄相比,別有一番滋味。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后脑一直传到了腰眼,鸡巴也好像胀大了好多,以往手淫的经验告诉我:马上要射精了。
    我把鸡巴从姐姐嘴裏拔出来,说:「我要射了。」
    「射到姐姐嘴裏。」姐姐说着把鸡巴重新插进嘴裏。我又用力抽插了几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眼前闪耀起一串绚丽的火花,一股浓浓的精液飞射进姐姐的嘴裏。姐姐毫不犹豫地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我说:「多髒啊,你怎么能吃呢」
    姐姐说:「不髒,弟弟身上的东西都是幹净的,姐姐的都喜欢。」
    感动的泪水夺眶而出,我说:「姐姐,我爱你。」
    「姐姐也爱你。」姐姐拿着我的鸡巴,仔细地把上面的淫水和精液都舔得幹幹净净,好像在品尝什么美味。姐姐说:「你射在姐姐的嘴裏舒服吗」
    我说:「舒服。」
    「下次姐姐要让弟弟射在姐姐的屄裏,让弟弟更舒服。」姐姐说,「弟弟是个处男,第一次给了姐姐,姐姐从心裏感动。
    下一次一定要让弟弟射到姐姐的屄裏,使弟弟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她不再说生殖器,改成了我的说法:屄!她也已经忘记了自己说的「就这一次」,开始许诺下一次,这就意味着她以后还要让我肏。
    我说:「好。我也想射进姐姐的屄裏,尝尝在屄裏射精是什么滋味。」
    她拿着我的鸡巴反复查看,说:「你的鸡巴插在姐姐的肏裏,老是不射精,怎么这样厉害」
    我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淫过度的缘故」
    「不会,手淫只能让你射得更快。」姐姐说,「以后不许再手淫,对身体不好。」
    「我要是想肏屄了怎么办」我说。
    「找姐姐。」姐姐说。
    「好,一言为定。」我说。
    「一言为定。」姐姐吻得我喘不过气来。
    (下)
    晚上,姐姐给我送来了晚饭。吃过晚饭我搂着姐姐说:「我又想肏屄了。」
    姐姐两条乌鸦翅膀般的黑眉毛惊讶地竖立起来:「你下午不是刚刚肏过姐姐吗,怎么又想肏了」姐姐也学会了说肏。
    我拿出肿胀得如同火腿肠一样的鸡巴,说:「你看,它又想肏了。」我顺手一拨拉,鸡巴上下抖动,好像在对姐姐点头敬礼。
    姐姐的眼睛裏闪出了异彩,伸出白嫩的手摸了摸,说:「好硬,好烫。」
    「姐姐医生,快帮它消消肿吧!」我说。
    姐姐什么也沒有说,蹲下来就把鸡巴放进了嘴裏。姐姐用舌头舔了舔我的龟头,舌尖轻轻在马眼上滑动,我舒服得身体颤抖起来。
    她舔完马眼,就把把鸡巴插进的嘴中。鲜红的嘴唇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淫艳,刺激,我心裏的热潮一波一波涌来,我情不自禁地抱着姐姐的头,让鸡巴深深插进她的嘴裏。她吃了一会儿,拔出鸡巴说:「我的嘴吧酸死了,还是肏屄吧。」
    姐姐麻利地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的姐姐躺在床上,像一只雪白的羔羊。
    我也用最快的速度脱了衣服,趴在姐姐身上,舔她的乳房。
    她的乳头挺立起来,鲜艳欲滴。
    我的舌头围着乳头打转,姐姐的嘴裏开始发出了呻吟。
    我的舌头沿着乳房向下游走,舌尖舔在她雪白的肚皮上,舌头舔到那裏,那裏的肌肉就引起一阵轻微的颤动。
    我双手握着乳房揉搓,舌头越过姐姐乌黑的屄毛,占领了阴蒂。舌尖在阴蒂上扫来扫去,阴蒂渐渐鼓胀出来。
    我惊奇得发现,姐姐的阴蒂竟然像男人的龟头,只是小了许多,也沒有马眼。我的舌头在姐姐的「小龟头」上舔来舔去,姐姐两腿像蛇一样不停地扭动,嘴裏发出了越来越响的叫声:「嗯嗯……哦哦……啊啊……啊啊……」
    突然,姐姐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脑袋,身体变得僵直,小屄裏的淫水泉水般汩汩流出来。
    姐姐泻了。
    等她双腿松开我的脑袋,我迫不及待地把嘴巴贴在小屄上舔起来。
    带着特殊气味的的淫水流进我的嘴裏,咸咸的,像加了盐的奶油。
    姐姐说:「你怎么能舔那裏那裏髒啊!」
    我说:「不髒,姐姐身上哪裏都是幹净的,哪裏我都喜欢。」
    姐姐抱起我的头,在脸上亲了又亲。我说:「姐姐,我爱你。」
    姐姐说:「姐姐也爱你,爱死你了。」
    我让姐姐重新躺下,继续埋头舔屄。姐姐的小屄真美,两片阴唇像餐桌上吃过的鸟贝一样鲜艳肥厚,阴唇包裹的屄洞裏,嫩肉如牡蛎一样柔软娇嫩。
    我的舌头沿着大小阴唇之间扫动,姐姐的淫水不断涌出。我把舌头伸进了小屄,屄裏汪着淫水,滑熘熘的。
    我的舌头还沒有来得及搅动,就被小屄紧紧咬住,好像要把舌头吞下去。
    等姐姐的小屄松开之后,我的舌头如同鸡巴一样在小屄裏抽插起来。
    我的手指也沒有闲着,不停地在揉捻姐姐的阴蒂,阴蒂好像充血一样,变得鲜红鲜红的,我把阴蒂含在嘴裏吮吸,舌头在阴蒂的尖端扫来扫去,姐姐的淫水又奔涌而出。
    她又到了高潮,我不等她的双腿夹我的脑袋,就把嘴整个捂在屄上,淫水一滴不剩的流进我的嘴裏。高潮的沖击波过去之后,姐姐像喝醉酒一样,双颊酡红,眼睛乜斜。
    「味道好吗」姐姐问。
    「好,比可口可乐还要好。」
    我说,「以后我把姐姐的淫水注册一个商标:‘霍艳养生液’。
    当然啦,‘霍艳养生液’是非卖品,只供我一个人享用。」
    姐姐笑得花枝乱颤,几乎笑断了她的杨柳腰。她说:「你別逗姐姐了,姐姐笑得都喘不过气来了。」
    歇了一会儿,我分开姐姐小屄的阴唇,挺起鸡巴插了进去。
    姐姐的小屄紧紧裹住我的鸡巴,小屄温暖柔滑,我抽插了两下,姐姐突然说:「停!」
    我说:「为啥要停止」
    姐姐说:「我说你怎么老是不射精吶,原来你是这样让肏屄啊!你怎么能像俯卧撑一样把身体架了起来」
    我说:「这样不对吗」
    姐姐说:「你要把身体压在姐姐的身上才会舒服,才能射精。」
    我说:「我身体很重,压在姐姐身上,姐姐不是要被压坏吗」
    姐姐说:「我的傻弟弟,你真是什么都不懂。人们常说:是个毛驴就能驮百斤,是个女人就能驮一个男人。
    女人的身子不怕男人压,就怕身子沒有男人压。男人越压女人越舒服。」
    原来女人喜欢被男人压,我真是搞不懂女人。
    我把身体压在了姐姐身上。
    姐姐的身体像和匀醒好的面团,柔软,滑腻,压在上面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姐姐扶着我的鸡巴插进了屄裏。这次我抽动鸡巴时,从来沒有体验过的愉快,有如一股电流传遍我的全身。
    姐姐肌肤和我的肌肤摩擦,形成了一种强大的磁场,激荡撞击着我的身体和神经。
    啊!肏屄原来是这样舒服,难怪人人都想肏屄。
    姐姐的小屄一会儿夹紧,一会儿放松,我的鸡巴也变成汽锤下面的锻件,被小屄反复锻打,一会儿圆一会儿扁。
    姐姐的双腿高举,盡量让我的鸡巴更深地插进她的小屄,嘴裏发出的呻吟越来越响亮:「啊啊……喝喝……呀呀……」我的后脑感到发麻,又出现要射精的感觉,我的鸡巴加快了抽插速度。
    姐姐的小屄也加大了夹紧的力度。
    啊啊啊啊!宇宙爆炸了,眼前闪起一道明亮的火光,然后变成五彩缤纷的碎片溅落。
    一道热流沖出鸡巴,射进了姐姐小屄的深处。龟头连续跳动了几次,每跳动一次,热流就喷射一次。忽然,小屄裏一股热流浇到了我的龟头上。
    噢,原来姐姐也到了高潮。我们的身体紧紧搂在一起,好像世界不复存在。
    我们的身体松开之后,姐姐眉开眼笑地说:「我的弟弟终于成了男人,会肏屄了。」
    我说:「感谢姐姐的哼哼教导。」我故意把谆谆说成哼哼。
    「啪!」姐姐的巴掌轻轻打在我的屁股上:「满嘴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