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当前位置: 小说频道 » 玄幻武侠 » 斗破苍穹淫宗肆虐第五卷三大龙王驭龙皇第四章来迟与阴谋


    第四章来迟与阴谋在去往古龙岛的路上,萧炎等人碰上了受三大龙王之邀前来助阵的天妖凰族的天妖三凰,大战在一起,在小医仙和青鳞的帮助下力毙了这三位斗圣。
    解决了天妖凰的麻烦,萧炎心急火燎的赶往古龙岛,为了赶路,他用上了最快的速度,远远抛开了随行的青鳞和小医仙。
    「该死!」
    到了古龙岛,入眼都是尸体,东龙岛已经没有活人了。萧炎心中一阵绝望,呆呆的望着虚空。
    「终究是来晚了,不知紫研是否还活着。」
    萧炎不断的回忆起那个可爱的小丫头,昔日一起的快乐化成悲伤。
    「为什么啊!」
    萧炎仰天长啸,精神力勐地散开,突然探寻到一个古怪的空间,里面有异火的残余能量。萧炎控制着异火,破入了那片空间,顿时一股怪异的味道进入鼻孔。
    「精液的味道这……」
    萧炎诧异,捡起漂浮在地面的一片金色衣甲碎片,「这上面是紫研的气息。」
    「这就是紫研和三大龙王战斗的地方么,奇怪啊。」
    萧炎有着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是男人都会这么想的那种。他若有所失的在这片空间里游荡,突然发现虚空隐秘处有细微的精神波动,于是赶紧过去用炼丹师特有的精神技巧探寻,竟从虚空中弄出了几块紫色晶石。
    「捕影石」
    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石头,产量极少,有着记录周围影像的作用,用精神力催动就可投影出来。
    萧炎有些苦涩的将精神力延伸过去。
    「咻!」
    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萧炎还是心坎一震,险些栽倒。
    画面中,一个美丽的少女全身赤裸的跪伏在空中,紫色的长发散乱不堪,柳腰与翘臀形成了一个诱人的弧度,修长的身躯充满活力,俏脸精致无双,正是长大状态的紫研。
    紫研身上多处沾着浓稠的精液,身后正有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扶住紫研的小蛮腰用结实的小腹狂野地撞击着她的小翘臀,极其粗壮的狰狞阳具抽插着娇嫩的小穴,每一次出入都带着紫研小穴里的嫩肉,弄得紫研努力扬起屁股迎合着抽送,仔细看,两人结合处都已经摩擦出白浆。
    而在紫研的前面,则是另一个同样威武不凡的中年男子,正仰起头享受着胯下美人香舌的服务,紫研认真的舔弄着这个男子的肉棒,用鲜红的小舌头绕来绕去,时不时又一口包进嘴里吮吸着,而且她的表情也是颇为享受,仿佛再吃什么美味一样。
    那双纤纤玉手也没闲着,其中一只正套弄着旁边一个男子的鸡巴,极其有技巧的用两根手指揉弄按压龟头,搓来搓去。另一只手则淫荡的抚摸着自己胸前的挺拔之处。
    影像中的紫研淫媚至极,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来一点强迫,反而像是她勾引这三个长辈。
    突然,前面的男子一阵喷射,白浊的精液射得紫研满脸都是,一些滑落到嘴边的,她都用舌头舔进了嘴里,然后抬头对那个男子一笑,说了些什么。此时,她身后的男子也突然加速,几下狂顶,顶得紫研胸前的肉球来回晃动。紫研闭眼一脸欢愉,嘴里不停喊着什么,身体抖动着,任那只巨大的肉棒把精液全部灌进自己身体。
    享受完余韵,紫研又一扭身,跨坐到旁边的男子身上,扶着那跟粗壮的阳具,用菊穴吞没了它。
    「嘭!」
    看到这里,萧炎没忍住打碎了这块珍惜的捕影石,他疯狂的轰击着剩下的捕影石,大吼道:「怎么会这样!不是真的!」
    空间的能量都被萧炎引得狂暴起来,直到他筋疲力尽。
    平静下来的萧炎颓然的坐在虚空中,至少知道了紫研好活着,他很想找到紫研,搞清楚她为什么变成那样,可是这片虚空这么大,另外三大龙岛何处去寻啊。
    萧炎在这里带了一天,心情终于有所平复,不过也奇怪起来,青鳞和小医仙她们怎么还没过来,这么长的时间了不应该啊。
    思来想去想不通,人也等不到,萧炎只得离去,彩鳞进入九幽黄泉闭关,他必须得去护法。
    殊不知昨天他刚走没多久,九凤便带领着天妖凰的第二批人马路经此地,正巧碰上了小医仙和青鳞二人。
    九凤和天妖三凰分别带着两队人马前后行进,不料突然接收到天妖三凰全军覆没的精神警告,他们加速来到此处才发现萧炎已经离开了。但是他们见到了之前待在萧炎身边小医仙和青鳞,知晓他们与萧炎关系密切,便动手围攻,哪知青鳞可召唤数位远古强者,他们付出了极大的损失才擒住二人。
    见己方人手已经所剩无几,九凤恼怒的带着二女返回了天妖凰的居住空间。
    二女被九凤紧缚,押解着进入天妖凰的空间,此时一道清丽的身影从深处飘然而至,带着一阵清香。
    「九凤哥。」
    「清儿!」
    九凤微笑。
    美丽的身影,正是天妖凰一族的明珠,凤清儿。她飘然而至,面带微笑,但当目光扫过小医仙之后,眼眸中却无法遏制的升起一种歇斯底里:「是你!」
    小医仙丹凤眼一扫,随即轻蔑的笑了笑,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浪蹄子啊。」
    「你这个贱人!」
    凤清儿身体发抖,指着小医仙,眼神里充满仇恨,不能保持平静。「我要杀了你!」
    「清儿冷静一下,你们认识」
    九凤伸手拦住突然发飙的凤清儿。
    「她,她,她就是那时我身陷淫宗魔爪时,对我百般凌辱的女人,他是淫宗的人!」
    凤清儿大声尖叫,也顾不得提起自己的伤心事。
    大半年之前,也算得上姿色无双的凤清儿遭到暗算,被淫宗之人捕获。在一群饥渴淫徒手中受尽凌辱,后来被那群人进献到淫宗总部,正巧遇上了天火淫尊带着小医仙回到淫宗。
    在小医仙的要求下,她成了凤清儿调教者,不顾凤清儿的百般求饶,将她玩弄得死去活来,差点崩溃掉。
    后来天妖凰一族得到线索,一位大人物亲自登门威慑,才救回了凤清儿,并且得到了一定的赔偿。回到族内,凤清儿的爷爷凤天豪亲自施展「凤劫转生术」,将凤清儿被玷污的身体打碎,重塑肉身,洗去了一切肮脏的污迹,并昭告全族,不允许再提及此事。
    凤清儿从那一刻起疯狂的修炼,让功法充满了而整个脑子,终于是平复了心情,再加上心上人九凤的悉心开导与陪伴,才彻底坦然。
    如今见到了小医仙,凤清儿平静的心瞬间被打破,仇恨占据了她的理智。
    九凤大惊,没想到还有这么巧的事,他转念一想,小医仙有斗圣实力,并且在淫宗内有话语权,想必身份一定不低,不能杀掉,便止住暴怒的凤清儿,伏到她耳边道:「清儿别激动,杀了她岂不是太便宜她了,不如……」
    听完九凤的话,凤清儿眼中精光一闪,随即笑意如花:「好,就这么办,哈哈。」
    凤清儿离去,九凤意味深长的看了小医仙一眼,转身给一个侍卫说了些什么,然后小医仙就被带走了。
    「小医仙姐姐,你们要对小医仙姐姐做什么!」
    青鳞扭动着身子,就是挣不脱锁链。
    「嘿嘿,小美女,别担心她呀,担心一下自己吧。」
    九凤突然露出一丝淫笑,不怀好意的扫视着青鳞青涩的身躯。
    瘦小的青鳞一头碧发,穿着宽大的裤腿,还在发育中的身体只是一个小女孩儿模样,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
    「坏人,呸!」
    青鳞嘟起嘴,冷冷的说道。
    「嘿,我可不坏,对于你这种小孩子来说,天陨老爷子才坏呢,等你到了他手上,就知道了,哈哈。」
    九凤摸了摸青鳞的头,又揉了揉她的脸,然后背负起双手,大笑不止。
    「你,你什么意思。」
    「一会你就知道了,来人,将这个小姑娘送到天陨长老那里。」
    「不,我不要去!放开我!」
    青鳞的声音越传越远。
    在天妖凰空间里的一座山底,有一间昏暗的石室,里面有两个石台,上面摆满了各种刑具。
    石室内锁链响动,还伴随着传出女人的呻吟,以及鞭打之声。
    凤清儿面带着骄傲之色,在自己爷爷凤天豪的伴随下,优雅的推开了石门,讥讽的看着被大字分开吊在石室中央的小医仙。
    此刻小医仙已经被折磨多时,头颅低垂,唿吸微弱,衣物都是被鞭打成了布条。
    凤清儿款款上前,捏住小医仙的下巴,抬起她的头:「呵呵,贱人你可还活着我二哥伺候得你不赖吧。」
    「嘿嘿,你一会能尝到你二哥的打肉棒哦,伺候得还不错。」
    小医仙满含笑意,笑得凤清儿一阵心寒,「你真是忘了淫宗内的那些奇妙刑具了吧,这里的小孩子玩意能奈何我吗」
    「你,你还嘴硬!」
    凤清儿气急败坏,娇声呵斥。
    「嗙!」
    「嗙!」
    「嗙!」
    「嗙!」
    小医仙斗气微震,断开了四根锁链,一把捏住凤清儿咽喉,凤清儿盛怒之下一巴掌向小医仙拍去,却打得自己的手掌生疼。
    「怎么,我怎么不能运转斗气了!」
    「小清!妖女,你放开我孙女。」
    事情转变的如此之快,凤天豪反应过来时凤清儿已经被小医仙制住。
    「哟哟,老人家放心吧,你孙女一会儿会有人好好爱待她的,不会有生命之忧。」
    小医仙神色妖媚,笑痴痴的说着。
    凤天豪阴沉着脸:「你想怎么样,你放开小清,我保你离去。」
    「看来你还没搞清楚情况呀,你现在还有斗气么」
    「啊!你!」
    凤天豪心中「咯噔」一声,暗道坏了,立马就像反身而出,离开这个布满了药物的石室。
    「嘭!」
    石室的大门应声而关,一道魁梧的身影挡在门前。
    「凤奇宇,你疯了吗,我是你三爷爷啊。」
    看清来人,凤天豪大怒。
    「不用这么惊讶,他已经被我炼化成我的傀儡了,就让他来给你的宝贝孙女再破一次身吧。」
    小医仙邪恶的笑声有又从暗处传来。
    凤清儿挣扎着身躯,艰难的喊叫着:「你这个不得好死的妖女。你走不出这片空间……」
    「恬躁的小贱人,明明是你先想报复于我,你不惹我,我还没这么好的机会出手呢,竟然把我交给一个男人,那他还逃得出我的手心么」
    小医仙说话间,「嚓」的一声撕开了凤清儿的羽衣,露出里面洁白的肌肤。
    「不,不要啊!」
    凤天豪急切的大叫,「不要伤害我的孙女,我代她给你赔罪了。」
    小医仙嘴角勾起一抹邪异的弧度,媚声媚气的说:「赔罪嘛,我接受了,那就用我的方式咯。」
    说完,她一把将凤清儿丢到凤奇宇怀里,然后大步走到躬身的凤天豪面前,玉掌贴上其头顶。
    一股玄异的能量笼罩住凤天豪,灰紫色的斗气窜入了他脑内,小医仙另一只手在凤天豪胸前划过奇异的痕迹,快速结成一个印诀,没入其体内。
    如果有淫宗内门之人在此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小医仙施展的功法,正是淫宗当年一位无限接近斗帝的女宗主开创的一门控人心魄的奇功——淫游渡神诀。
    此功法只能女弟子修炼,大成之后若成功施展,则可以趁对方心神不稳之时控制精神境界不高于自己的任何男性,之前的凤奇宇正是在射精之时被小医仙得手,而现在的凤天豪,也是担心孙女心切,心神大乱。
    这门功法,在淫宗的功法大典上已经找不到了,上古灭宗一战,《奇淫荒天大典》遗失,上面记载的数种帝术也随之失传,所幸有淫宗先贤存活,补全了不少功法,但女宗主的功法斗技却只剩下寥寥数种,而「淫游渡神诀」不在此列。
    「呜呜……啊……救命啊……爷爷救我……啊……不要……爷爷……」
    凤清儿的叫声传来,凤奇宇正疯狂的撕扯着她的羽衣,大片大片的雪白暴露出来,羽衣已经快变成碎渣。
    紫灰色斗气迅速走完凤天豪全身的大穴位,在那里布下了无尽符文,然后配合小医仙诡异的精神力量,破开了凤天豪的识海,彻底占据了这具躯体。
    待小医仙收工,凤天豪缓慢的站了起来,双眼无神,愣愣的在此发呆,完全不理会孙女传来的哭喊声。
    「不要啊……爷爷!啊……你对我爷爷做了什么……救我啊爷爷!」
    凤清儿大声唿叫,快哭了出来,此刻的情景让她惊恐万分,似乎回到了半年前那个恐怖的夜晚。
    「啊!疼!二哥,不要啊,呜呜呜呜……」
    凤清儿的惨叫声撕心裂肺。
    凤奇宇死死的箍住凤清儿的腰臀,受到小医仙改造的狰狞阳具布满颗粒,正带着血迹出入在凤清儿的小穴里,每一次拔出都带翻凤清儿的红肿的阴唇。
    「好疼啊……救我……啊……呜呜……啊……」
    「哼哼。」
    小医仙轻笑,似乎很满意凤清儿的惨叫,然后对着凤天豪说道:「去和那个人一起,干翻你孙女,狠狠的干。」
    凤天豪闻言,身体摇晃不止,但还是走了过去,老眼滑下一滴泪水。
    「爷爷爷爷你要干嘛呜呜……不要啊爷爷……我是你亲孙女……呜呜……啊……爷爷!」
    凤清儿尖叫着哭泣。
    凤天豪扯过哭得一塌煳涂的凤清儿,一手拂开石台上乱七八糟的刑具,将她重重摔在石台上,然后按住她的头在石台上,狠狠的从后面进入了孙女的身体。
    「不要!啊……」
    凤奇宇跃上石台,蹲在凤清儿臀后,掰开凤清儿的翘臀,近乎残忍的将阳具贯入凤清儿的后庭,一声痛入骨髓的惨叫从凤清儿口中喊出。
    「啊……啊……谁来救救我……呜呜……我错了……放过我吧……啊……」
    凤天豪和凤奇宇二人轮番抽插,凤清儿下体已是鲜血直流,随着每一次抽插颤抖不止。两人无情的蹂躏,让凤清儿哭得声音沙哑,奄奄一息。
    看着两人又将凤清儿翻了过来,换了个姿势继续摧残,小医仙满意的走出了石室,长袖一拂,又关上了门中让人惊悚的春光。
    「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找到天妖凰的地盘,还真是省了一番功夫呢,接下来,就等他们来到这里咯,呵呵。」
    小医仙自语一番,之后向着山脉更深处飞去。
    另一个地方,装潢华丽明亮,却上演着同样残忍的奸淫。
    在凤天陨的宫殿中,瘦小的青鳞面朝床板地被他压在身下,凤天陨双手按在青鳞的小屁股上支撑着身体,拱起腰将阳具插入青鳞的小穴中,已经将那经不起摧残的小穴干得又红又肿。
    青鳞的哭喊声刺激着凤天陨变态的兽欲,兴奋得他口水长流:「叫啊,小丫头,快痛苦的哭喊,对,就是这样,是不是很痛啊,你夹得我好爽,哈哈。」
    「求求你,轻一点,呜呜,啊!」
    「干死你,啊,比妖雪那丫头还带劲,那个丫头我还不敢干坏了,你嘛,哈哈,老子操死你,快哭啊。」
    说着,凤天陨卡住青鳞的脖子。
    「唔……唔……要死了……放过我……」
    青鳞眼泪沾湿了头发,小脸憋得通红。
    「看你这两颗下贱的小奶头,比那些肉球可爱多了,让爷爷尝尝,哈哈。」
    凤天陨放过快被掐死的青鳞,将她搂在怀里,咬住突起的乳头,更加兴奋与狂暴的挺腰,操得被弯成半圆的青鳞整个人都在上下摇晃。
    「啊……呜呜……不要啊……谁来救救我……萧炎哥哥……啊……」
    「叫吧,哈哈哈哈,爽死老子了。」
    青鳞的惨哭,和凤天陨的大笑,交替响起在这座宫殿里,不知不觉,青鳞已经被玩弄得哭不出声,濒临爆发的凤天陨粗暴的发泄着,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个白衣女子,已经如鬼魅般站在了他身后。
    这个女子嫣然一笑,抬起左掌,掌中灰紫色斗气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