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当前位置: 小说频道 » 玄幻武侠 » 用身体报恩


    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和我交往两年的男朋友结婚了,我们在市区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小房子,目前还在装修,这几个月,

    我几乎都和男友在筹备结婚的事,整天忙进忙出。


    我们比较着各家的喜饼、婚宴等等,我的心理充满了喜悦,但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伤,看似开心的背后,还有一个令我不

    放心的因子,那就是我母亲---亚兰。


    我的父亲在我八岁的那一年离开了我们,之后妈妈带着我和三岁的弟弟四处打零工赚钱,我们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相当辛

    苦。


    当时,我还记得我要念小学的学费,还是妈妈到处拜託亲友筹钱筹出来的,还有一次凌晨,我得了肠胃炎,我的肚子剧烈

    绞痛,又不停的呕吐,我的哭声使得母亲彻夜未眠的照顾我,还记得,当时我病好了,换她发烧倒下了。

    就这样,妈妈照顾着我和弟弟成长。


    直到某一天开始,一个陌生的叔叔开始常常送妈妈回家,他叫忠叔叔,小时候的印象,忠叔叔对我们和妈妈很好,尤其是

    第一次见面就送了一个很可爱的玩偶给我,直到现在那个玩偶都还在,我甚至打算结婚后还要把它带到夫家。


    忠叔叔---据说他也曾经有段婚姻,而且他的女儿跟我一样大,只是一场意外夺走了他的女儿和老婆,他说,他曾经颓废过

    好一阵子,直到他认识了我母亲以后,他把我们当成了他的家人,之后才再度对生命燃起了希望。


    我的母亲,也因为有了忠叔叔这位新男友,工作的压力也渐渐的减轻了,因为忠叔叔甚至资助我和弟弟的学费,所以我觉

    得这位忠叔叔充满了父亲的感觉,我和弟弟也相当的喜欢他。


    这天晚餐,我和妈妈、弟弟、忠叔叔一同吃饭,饭局上,大家开心的聊着我的婚礼计画,我高兴得跟大家分享我找到了便

    宜又漂亮的婚纱,拿着婚纱目录跟妈妈诉说着我内心的欢喜,正在就读大学的弟弟,也懂事地在一旁称赞着我这姐姐多么

    漂亮,唯独忠叔叔似乎有些不自在的吃着饭,我感觉得出来他是强挤出笑容给我看的。


    忠叔叔必竟就和我的亲生父亲一样,所以我也开心的逗着他撒娇,


    我:[叔叔,,,你怎么了啊?觉得我穿婚纱不好看吗?]

    我坐到他旁边拉起他的手,将我手上的目录给他看,

    我:[叔叔,,,来帮我看一下,哪一件比较漂亮?]

    忠叔叔:[嗯,,,芸均穿什么都好看,,,都好看,,,]

    我感觉到忠叔叔的眼眶有些泛红,接着,忠叔叔嘆了一口气说:[假如我女儿还在,也差不多该嫁了,,,]

    听到这,我们一席人不禁鼻酸,大伙儿连忙安慰他,

    我:[忠叔叔,我就是你的女儿啊,这几年来我一直将您当作我的亲生父亲,別难过了,还有我]

    忠叔叔听见我这话,从内心发出了满足的笑容,他点点头之后便跟我们一起挑选着婚纱。


    从小,我对父亲就沒什么印象,而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忠叔叔就一直扮演着我们家男主人的角色,弟弟中学时期相当

    的叛逆,结交了不少的坏朋友,一次,他说他和一群朋友出去偷了人家的机车,然后出了车祸怕被妈妈骂,被偷的机车主

    人也跟我们要了一笔几万块的赔偿费,我们始终不敢告诉妈妈,而忠叔叔发现弟弟的神情有异,得知以后,不但沒有骂他

    ,反而还帮弟弟付了赔偿金,帮他把事情解决。


    另外对我呢,他更是把我当作亲生女儿看待,中学时我们常常有晚课,每次放学的时间都相当晚,而我每次放学,忠叔叔

    都已经在校门口等着我下课,那几年不管颳风下雨,我都有条安全回家的路可走。


    忠叔叔对妈妈更是疼爱有加,因为妈妈跟他认识时,已经34、35岁了,之前生完我和弟弟也已经做了结扎手术,往后要受

    孕的机率相当的低,可是忠叔叔从未因为孩子不是自己的而对我们有任何亏待,反而视如己出,这点也使母亲对他相当得

    亏欠。



    ======================================================


    那场饭局的隔天晚上,我刚挂上和男友的电话,母亲敲了敲门进来我的房内,

    我:[妈,那么晚还不睡啊?]

    妈:[芸均啊,有件事妈一直放不下心,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讲来给女儿听听吧]

    妈:[妳那忠叔叔对我们家的恩情,,,咱们家欠他太多了]

    我:[嗯,,,我知道,,,忠叔叔就好像我的亲生父亲一样,,,]

    妈:[是啊,,,可惜妈妈老了,沒办法给他留个后代,,,]

    我:[妈才不老呢,我和弟弟会孝顺您和忠叔叔的,放心]

    妈妈握着我的手,看来相当的欣慰,她说:[我知道妳从小懂事,从沒让妈担心,可是,,,可是,,,]

    我:[可是什么?]

    妈说:[可是这回妳要结婚,可真触动到了忠叔叔长久以来的悲痛,,,妈不知该怎么办,,,]

    我点点头,

    妈继续说到:[芸均啊,妳也觉得咱们欠忠叔叔很多是不?那妳觉得她人如何?]

    我笑着回答:[是啊,我们欠他的恩情太多了,我当然很喜欢他]

    妈:[那,妳可不可以帮妈一个忙,帮妈报答他一个恩情]

    我:[当然好啰,妈要我怎么报恩?]

    接下来,母亲的反应让我措手不及,妈妈直接跪在我的眼前,我还来不及将她扶起,她讲了一句话却让我两脚软瘫跌坐在

    椅子上,

    妈说:[芸均,,,妳可不可以代替妈,帮忠叔叔生个孩子,,,妈求妳,,,妈求妳,,,]



    那一晚,我失眠了,我想着妈妈对我说的话,以及忠叔叔这几年来对我们家人的照顾,我是不是该答应呢?人家说忠孝不能

    两全,我该对男朋友盡忠呢?还是对母亲盡孝道?


    这真的好难好难,我一个人窝在被子里掉下眼泪,始终想不到更好的方法,接着我起身去沖水冷静心情,从镜子里看见我的

    身体,我知道这着身体是母亲给我的,另外也是忠叔叔帮我养大的,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沒有他们俩,我不可能长成今天

    的模样。



    ========================================================


    隔天我写了封简短的信给了妈妈:

    妈,这几年来辛苦您了,您昨天的要求,我可以接受,毕竟忠叔叔真的对我们不薄,

    假如说可以用我这身子来报答他的恩情,这样女儿接受,

    另外希望妈別让弟弟还有我未婚夫知道。


    也希望妈了解,女儿愿意和忠叔叔上床是基于报恩,芸均并不想破坏妈的感情,所以将来发生关系,可不可以不要在家中,

    避免我以后看到这些景物会想起这段记忆,假如妈同意,女儿才愿意听从安排,女儿---芸均。


    我想了一夜,写出了如此不堪的字句,此时的我已将肉体出卖,其馀的就只能听从母亲的安排。



    ==========================================================


    婚礼到数第56天,

    这天是个假日,一早妈妈要我晚上八点到某某汽车旅馆等着。


    那是一间上下两层楼的旅馆,上层是客房,下层则是停车用的车库,我在七点50分时就到了房内等着,我望着镜中的自己,

    我告诉自己,这一切是为了报恩。


    待会儿,我必须好好服侍忠叔叔,可是我的内心还是透露着不安,这是个多么尴尬的场合,不知母亲那边,是如何跟忠叔叔

    讲的。


    大约八点十分左右,我听见楼下有车声,我明白,忠叔叔到了,我不知该用怎样的心情迎接他。


    过了不久,楼梯传来了妈妈和忠叔叔的对话声,

    妈说:[阿忠,这是我们家要报答你的,这些年受你照顾了]

    妈说:[芸均就在楼上的房内,总共三个小时,她是属于你的,请你好好享受]

    忠叔叔:[別说笑了亚兰,这样我将来拿什么脸面对妳们母女]

    妈说:[阿忠,这些年真的很谢谢你,你也需要有自己的子祀,我沒办法帮你,只能靠我女儿了]

    当他们的对话声还沒停止,房门被打开了。


    我就静静的坐在地上,望着门口的母亲及忠叔叔,

    妈说:[芸均,就照妈交代妳的,妈在楼下等你们,,,]

    我看得出来母亲相当难过,她是真心的爱着忠叔。


    母亲就在楼下等着,我这做女儿的又怎么能做出越矩的事呢?忠叔叔似乎明白我的想法,

    他说了一句:[芸均,我们回家吧]

    忠叔叔:[报恩的事,妳妈妈有跟我说了,我知道这太难为妳了,我们回家吧]

    我:[可是,,,可是我答应妈了,,,]

    忠叔叔:[算了吧,我相信妳妈妈在楼下,妳一定也做不下去吧,,,]

    我点点头,老实说,这个场合相当尴尬,我甚至不敢抬头看忠叔叔一眼,于是,我们下楼了,我看见妈坐在车内眼眶泛红。


    我和忠叔也上了车,妈说话了:[结束了?]

    忠叔叔:[沒有,我沒碰芸均]

    妈:[我在这你们做不下去?]

    忠叔叔:[我们回家吧]

    妈啜泣着说:[我自己回去就好,阿忠,拜託你给我们一家人有个报答你的机会,拜託你,等到芸均嫁出去以后就沒机会了]

    我听见妈妈这样声泪俱下的说,我明白,我该帮她报答忠叔叔的,接着,我下了车,

    我说:[妈,您就先回家,忠叔叔...我会完成的...]。


    随后,我上楼走进了浴室,我二话不说的放下洗澡水,并且将自己的衣物脱下,大约三分钟后,忠叔叔也上楼了。


    [08]


    忠叔进到浴室以后,此时的我已是一丝不挂的展露在他眼前,他尴尬地走进来,

    我问到:[妈走了?]

    他点点头以后,我主动走到他的面前,为他一件一件的脱去衣物,我相信很多女孩从小可能都会有和父亲共同洗澡的经验,

    那些都是一家人的天伦之乐,和我这是完全不一样情况。


    忠叔叔不是我的父亲,也不曾和我洗澡过,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第一次看见对方的裸体,并且还要从事性交,面对眼前犹

    如父亲的男人,我似乎有些胆怯了。


    我不敢像平时那样看着他、触摸他、接近他,

    忠叔叔开口说:[芸均,假如妳要后悔还来得及,我会帮妳向妳母亲圆谎的,就骗她说我们做了]

    听见忠叔叔在这一刻还想到我,我也沒什么好顾忌的,我走到他面前跪了下来,用我纤细的小手抓住了他的阴茎,然后套弄

    着忠叔叔的阴茎前端,接着就把他阳具的包皮给往下慢慢的退下只剩下那颗红的发紫的龟头。


    再来我的嘴靠了上去,我用舌头舔了舔忠叔叔马眼下的那一条细缐,我的男友曾经说过,那条细缐对男人相当的敏感,果不

    其然,忠叔身体打了个冷颤,他喔的一声叫了出来,接着我把掌心也弄湿之后,我将手放到他的阳具上不断的抚弄,来回几

    次就把忠叔叔的阳具整支弄的湿湿热热的。


    我见到忠叔他那阳具涨的连青根都现出来了,更別说那肿涨龟头,虽然他的年纪比我未婚夫大上许多,可如今这坚硬的程度

    可完全不输那年轻小伙子。


    过程中,我大多时间是闭上眼的,我难以想像我尊敬的长辈,他的阳具居然放在我的口中,体会着我的男友才能体会的事。


    忠叔叔也许给我搞得有些意乱情迷,想不到他盡然开口问了我一个问题,当下害的我尴尬地不知该如何回答,

    忠叔叔说:[芸均,这样好舒服,妳常帮妳男朋友口交吗?]

    我满脸通红的回答:[偶,,,偶尔,,,]

    说罢忠叔叔竟按住我的头,然后有些粗暴地摆动下身,

    他的阳具就来回在我的口中前后移动。


    我的表情有些难过,我便将含在口里的龟头吐了出来,

    我说:[啊,,,抱歉,,,忠叔,,,这样我很不舒服,,,]

    忠叔似乎冷静了下来,他连忙向我道歉,

    接着我再不断的用我的舌头去挑弄他那暴涨了的阳具。

    一会儿,我说:[叔叔,我们该到外面了,,,]


    忠叔将我平躺在床上以后,我的心跳相当迅速,虽然和忠叔沒有血缘关系,但我始终把他当成亲生父亲般的看待,这让我产

    生了像是乱伦的感觉,这份刺激感是以往从来沒有过的体会。


    我紧闭双眼,满脸通红的感受着他在我身上抚摸、亲吻,他的鬍渣颳在我的脸庞上,他贪婪的舌头正在我的口中搅动着,我

    从沒想到,我和忠叔叔有一天居然会上床。


    这个我视为父亲的男人,正摸索着我的身体,他的目光来到了我美丽的双腿。他跪在它们傍边,手掌在上来回的抚摩,感觉

    柔软而光滑。


    当忠叔的手掌来回抚摩的时候,并且逐渐的向上,我鼓起勇气睁开眼看看他,发现他弯腰直到他鼻子非常靠近我的胯部,他

    深深的吸气。


    我阴户芬芳的气息令他急切。接着他竟然品尝了我的阴户。  


    我受不了的叫了一声:[啊,,,忠叔,,,不要舔那边,,,]

    忠叔向后坐下欣赏着我的美色,现在他是第一次看到我的裸体。


    忠叔不能忍受的将我的双腿分开,并且跪在我的两腿之间。


    他的指尖快速穿过我曲捲的阴毛,他分开我的肉唇,忠叔的嘴唇压在我的肉穴上亲吻它,他的舌头自动的滑进我的肉唇间,

    进入我的肉穴,接着,他坐在我分开的大腿之间,他那硬挺的阴茎直对着我的阴户。


    忠叔似乎有些不安的等待着我的眼睛张开,

    忠叔:[芸均,谢谢妳,叔叔要进去了,,,]

    忠叔搬挪我的身体,直到他的阴茎顶在我的阴户上,如同我父亲一样的男人决定要操弄我了,我的内心百感交集,我告诉自

    己,我是为了报恩,眼前的男人对我们全家有恩,我必须要满足他,我必须要满足他,我双手抓紧床单,皱着眉。


    忠叔叔吻了我隐隐带汗的额头,然后告诉我別紧张,他会很温柔。


    他把住我的腰肢,控制住了我,然后缓缓的向上顶,我紧张的用手按住他结实的小腹,作无力的抗拒,他安抚我紧张的纤手

    ,然后把腰向里一送。


    一阵痛楚,我知道,自那一刻,我和忠叔并不清白了。


    他挺动了几次,忠叔阴茎慢慢的滑进我的身体里面。


    他体贴的徵求我的意见,到我表示同意,他才开始抽动,特別的慢,特別的轻,好像一重了,我就会被弄碎似的。


    我知道,他成功了,我的阴道壁被我敬爱的忠叔叔给推挤开,我内心的感觉,就像是被自己的父亲操着,我不敢张开眼,我

    不想看到忠叔叔淫秽的表情,我想让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原本的慈祥。


    接着忠叔叔的臀部向前挺,将他硬挺的阴茎整个沒进我的体内,感觉比他想像的美妙的多。  


    忠叔呻吟了一声,[喔,,,]


    我温暖湿润的阴户紧裹忠叔的阴茎,他不规律的蠕动他的臀部,移动他长长的阴茎进出在我温暖的阴道间,他勐的将他阴茎

    完全插进我温暖的阴道。


    我盡可能的忍住自己的叫声,毕竟还是一家人,我不希望我的淫叫声留在忠叔叔的脑海里。


    我感受着他的龟头冠,来回颳着我的阴道,这个刺激相当的强烈,但我依旧紧闭双眼,忍住自己的叫声,我心里想着快点结

    束这一切。


    这对我来说,简直像是下了地狱般的苦难,我紧紧的抱着他,我身下柔软的床埝和身上坚硬的男体,我被罪恶包裹在中间。


    随着他不断加速的抽插,我变得头髮凌乱,汗水飞溅。我那黑色的森林和他的交织在一起,被我的蜜汁粘合着,他重重的拔

    出来,我被颳得浑身酥麻,然后他又狠狠的刺进去。


    床先是随着他风暴般摧残我的节奏前后摇晃着,到了我开始有强烈的快感,而摇摆浑圆的屁股迎合他的时候,床又左右的摇

    晃起来。


    过了不久,他大吼一声,开始快速的抽动着,我明白这个讯号,忠叔的阴茎开始在我体内涨大,终于,要爆发了。


    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把我从浪尖上掀翻,跌入无比深的满足的海洋里,忽然间,他将阴茎拔出,然后一股精液射在我的胸口

    、腹部。


    我喘息着带点疑惑的口吻问他:[忠,,,忠叔叔,,,你为什么不射进来?]

    忠叔叔转过头去背对着我,

    他说:[芸均,,,对不起,,,我不能那么自私,在刚刚我要射精的瞬间,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伤害妳,,,]

    听到这话,我的内心相当感动,忠叔叔果然是我最尊敬的男人,想不到在做这档子事,他还可以为我着想,多少男人上了床

    会六亲不认,想不到他,想不到他还可以在最后一刻保护我,

    我:[叔叔,,,谢谢你,,,,]


    随后,我深情的吻了他一下,这是我打从内心的爱慕之吻,谢谢你,忠叔叔。


    这个笑容,是我今晚的唯一一个笑容,

    忠叔:[芸均,有沒有弄痛妳?谢谢妳。。。]

    我庆幸终于结束了,我心爱的忠叔叔依旧关心我。


    结束后,忠叔叔下楼到了车上,而我进了浴室清洗着身体。


    过了不久一个熟悉的声音关心着我,原来妈沒走,他一直在楼下等着我们,妈在浴室门外问着我,

    妈:[他完成了?]

    我:[嗯,,,]

    妈:[他弄在妳身体里?]

    我:[沒,,,他拔出来了]

    妈:[这几天我把家里留给你们,我跟朋友出去几天,妳让他进妳房]

    此时的我心里相当的煎熬,可是为了报恩,我答应了母亲的要求。


    ==========================================================


    隔天,我进了忠叔叔的房内,跟他说母亲交代的事。


    那晚,我们不像第一次那么的生涩,我叫出了声,而忠叔也不客气地将大量的精液射在我的身体里。


    之后的两个月,到我出嫁前,忠叔叔几乎每晚都跟我同房。


    我们从最初的害羞、胆怯,到了现在,我把他当成自己的爱人,用我的肉体满足他的需求,并且不顾后果的让他在我体内播种。